回到主页

保护自我,不光保证身体健康,更要捍卫心灵独立

· 学子荟系列

3月11日,在刚听到学校要关闭的消息时,比起其他同学内心的崩溃和抑制不住的眼泪,我的内心很平静,一心想要根据眼前的情况,给自己安排最好的方案。

身边的同学都在焦虑找不到回国的机票,而我只是很冷静地静观其变,同时做好了整个暑假都要待在美国的心理准备。首先,我跟一个美国同学询问是否可以住在她家,并且耐心地等待着她父母的答复。与此同时,我也在四处打听其他同学的安排。当我得知有两个同学准备投宿一个北卡罗莱纳州(简称北卡)的华人家庭时,我意识到这或许是一个更好的选择,毕竟华人家庭的生活方式,对我会更容易适应一些。所以我提前告知那两个同学,我也很可能一起去。果然,美国同学的父母,由于担心需要为我的身体健康负责任,而决定不让我留宿,我便只能选择前往北卡。

接到学校的正式停课邮件后,远在国内的妈妈马上跟我视频通话,她非常焦虑,不知应该怎么办。她希望我回到家人身边,但是又怕路上太折腾,又对于买不到机票的情况非常着急。

 

面对这种情况,我告诉自己更加不能慌乱,反而应该帮妈妈缓解焦虑。我先努力让妈妈淡定下来,安慰她不要过于焦急,然后慢慢告诉她我目前的计划和做出这些选择的原因。

 

首先,回国之后上课会很不方便,还要计算时差,我计划中的AP考试也要在凌晨进行。

第二,回国的路上有很大的风险,我如果回国需要转好几次航班。

第三,如今的住所也可以吃到中国的饭菜,在胃口上不会有太多的不习惯。父母接受了我的决定,也渐渐不再焦虑。

 

几天后,房东叔叔将我和五位同学接到了北卡的寄宿家庭。寄宿家庭的条件相对比较好,我也没有觉得不适应。

 

不过一下子来了好几个寄宿学生,空间有些拥挤。我和另一个女孩两个人睡一张Queen Size的床,搞得我几次睡着睡着差点被室友踢下床,后来我们采取了横着睡的方式,就没有再被挤下去过。

 

我们所在北卡的达勒姆市周边的疫情不算严重,3月中旬的时候,这个区域的感染人数在100左右。这个数字虽然看起来还好,但是由于全美国都陷入了疫情漩涡,政府也开始鼓励人们居家隔离。特别是我们所在的华人家庭,也是尽量小心翼翼,保障所有人的安全。

 

可是没想到,刚来到北卡,我就要学着捍卫自己的权益。

 

我们一行人初来乍到,其中有4个同学都很想去中国超市买东西,毕竟当时搬来北卡比较匆忙,她们想买一些生活用品和零食。在那个时期,去中国超市风险很大,轻易房东也不建议我们外出。

 

我试图跟她们协商,劝说她们打消外出的念头。因为这是关系到我们6个寄宿学生,甚至是房东夫妇健康的重大事情。可是最终她们还是执意要去中国超市。

 

我把这个事情告诉了妈妈,她的第一反应是质问我当初为什么没有想到搬到北卡会有这样的后果,责怪我不应该自己做决定。当时我十分失落。当我决定妈妈或许能够给予我一些解决问题的建议的时候,我收到的不是支持和理解,而是简单粗暴的批评。

 

但是我心里非常清楚,当下最重要的是解决问题,而不是跟妈妈赌气。所以我告诉她去跟其他学生的家长联系,一起商量办法。家长们联系了之后达成了一致——不允许任何人外出去中国超市。

 

其他的同学都觉得我和我的父母做得太过,把事情闹大了。

 

但我认为,在这件事情里,我作为一个很可能被侵犯生命权的人,我有义务采用合理合法的途径去维护自己的权利,也是维护集体的权益。

 

哪怕我的做法会有一点激进,但是我认为如果再给我一次选择,我还是会这样做。好在后来大家还是接受了家长们的要求,再也没有人执意要出门,几个寄宿学生彼此的关系也没有受到影响。

 

疫情期间我也在尽自己最大努力维持正常的生活节奏。到达北卡几天后,我们本来6个人中有一位同学,因为希望有更多的个人空间而搬到了另一个寄宿家庭。之后的一个月时间里,除我之外,剩下的4位同学每天都在打游戏、睡觉、或者看电视剧。

 

当很多人抱怨在家里没事干的时候,我很不理解。在我看来,在家里可以做的事很多,读书、画画、学习、健身等等。

 

既然疫情已经爆发,并且我们除了待在家里也无法改变其他的事情,不如利用好这样的时间。

陌生的环境下,我的学习计划照旧

我现在已经11年级了,即将迎来大学申请的关键时期,所以学习任务很重。今年5月,我完成了5门AP课程的考试,其中有一门还是作品集数量要求很大的AP Drawing。AP改革后,为了完成课程要求,我一共需要上交13到20副作品。

没想到疫情和网课的灵活性反而给予了我大把的时间可以静下心来,完成并完善自己的作品。剩下的4门AP中,还有2门是需要我自学的AP Physics C和AP Computer Science A。

由于先前学校里忙碌的社团活动和紧张的课程,我一直没有很多空余时间去学习这两门课。搬到北卡后,我能够自主安排用来复习的时间变多了,正好是我追赶学习进度的时机。

自学期间,我的生活很规律。直到期末考试结束前,我每天在学习、画画、读书和健身中度过,感觉生活也很丰富。

如今AP考试已经结束,学期也接近收尾,而我在来到北卡后也接二连三地完成了几幅绘画作品。

不仅如此,在父母的督促和保持身体健康的意识驱动下,我每天都会在网上找一些在家锻炼的视频,跟着视频运动,也当做是学习间隙的休息。

疫情期间我完成的画稿1
疫情期间我完成的画稿2

虽然跟其他同学比起来,我总是很冷静地处理身边的问题,也努力保持自己的学习步调。但是其实自疫情开始,我自己也承受着很多无形的压力。3月初国内的疫情仍旧紧张,学校在春假之前表示不建议国际生们回国。

 

可在我们到达北卡之后不久,学校又改口建议我们回国,因为学校不想承担任何国际学生,担心滞留美国造成的可能受伤或生病后的责任。而且我又离开了一直生活的环境,只能待在北卡这个陌生的地方。

 

父母不在身旁,学校不再提供支持,网上又有很多责备留学生的声音,在这个时候,我确实感觉自己很孤独,也有过害怕和迷茫的情绪。

但我告诉自己,就算再孤独和无奈,也不能停止努力的脚步

希望同学们都可以克服自己的负面情绪,做一个能够照顾自己的人。只有照顾好自己,我们才能变得更加强大。

学会保护自己,不光是身体上的健康,更是心灵上的独立和坚强。

作者:宋昭函 Anna
Chatham Hall
美国 · 弗吉尼亚州

所有文章
×

还剩一步!

确认邮件已发至你的邮箱。 请点击邮件中的确认链接,完成订阅。

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