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主页

经历九九八十一难,回家的路有多远?

· 学子荟系列

过山车第一步

爬坡 — 十个N95口罩

1 月底开始,国内疫情开始蔓延,到2 月上旬,我经常被微博上持续增长的数字吓到久久不能回神。然而这个时候的我并不知道,这场疫情会对全世界产生历史性的影响。

2月底欧洲的情况开始恶化,我的室友担心疫情在全球的发展趋势,决定从亚马逊购入口罩防患于未然。

那时候的我,还心大得认为疫情不会发展到美国,更不会发展到我所在的这个小地方,但是还是听从她的建议购入了十个N95。

然而,3月初疫情开始在美国爆发,我万分感激当时的决定。

随着事态逐渐严重,万万没想到,我们学校所在的郡(county)竟然成为了佛罗里达州确诊数量最多的郡

3月7号至3月15号是我们学校的春假,很多中国学生的家长非常担心孩子外出会存在安全隐患,在家长群里讨论后决定给学校宿舍总管发邮件,申请让自己的孩子春假期间留在宿舍,学校也批准了。

七十名左右中国学生选择留在学校度过春假,我也是其中之一,而本土学生和其他留学生没有一人留下来。

我的妈妈给宿舍总管发邮件, 申请批准我春假期间住在学生宿舍里

春假那段时间,我们几个中国学生都非常煎熬,眼看着美国的确诊数据不断攀升,但是学校没有发出任何关于春假之后是否正常开学的通知。

 

这期间,中国留学生家长们纷纷给学校发邮件,希望学校可以启动网课,我们也都焦急地等待学校的回应。

 

终于在春假结束前一天,3月15日,学校发出了正式通知:春假之后开始上网课。

过山车第二步

攀升 — 退票风波

第一次遭遇退票是2月2日,我预订的春假回国的机票被退票。

自此,开始上演了我几经波折的退票故事。

3月17日,我开始刷机票,先购入几张可以退的票做二手准备。

我和我的好朋友第一张确定的票是3月23日从佛罗里达中转洛杉矶,再飞到台北,最后落地上海。

本来我们觉得万事俱备,只待当日启程。

然而3月22日晚上,我们收到通知,从3月24日起台北将暂停航班过境。也就是说,我们卡在刚刚好的那一天,不能从台北转机回上海了。

这当头一棒让我和朋友紧急查看别的机票。

第二张我们购买了中转大阪的机票,而且在某航班软件上没有说明需要过境迁,可以中转。但是在与大阪的吉祥航空柜台确认后,我再次被告知因为柜台在境外,需要持有日本过境签证。

于是,一场抢票苦战又开始了。那一晚我电脑上打开航空公司的官网不断刷新,手机上“携程”、“飞猪”、“去哪儿”……好几个APP来回切换。

每次好不容易看到飞机仍有空位,即刻点进去购买的时候就显示已售罄。后来我总结了经验,判定这些信息应该都是虚假票,没有继续刷票的意义。

为了获得准确的航班信息,我们又是私信又是朋友圈,到处寻找哪里有合适的航班,结果只得出了一个结论——大家都很需要票,大家都在想办法抢票。

熬夜奋战四个小时之后,我们终于抢到了两张佛罗里达出发,经停旧金山,中转香港,最后落地上海的机票。

当时感觉心里紧绷的弦终于放下来了,可以放心回家了。

可是谁曾想,更大的麻烦在后面等着我们。

过山车第三步

顶点 — 全副武装上飞机

美国东部时间3月22日,我和朋友两个人一起踏上了归国的旅途。从出发开始,我就一直带着双层口罩,包里备着一件防护服,准备在香港转机的时候套上,一直穿到上海。

平时我是一个几乎停不下嘴巴的人,如果不是疫情的原因我每隔两小时就要进餐一次。

但是为了安全考虑,我只能谨慎进食。我们随身带了很多能量饼干和巧克力,在机场等候的时候还买了早餐,然后坐在犄角旮旯的位置上,特别谨慎地吃完。

当时我每吃一口食物,都形如“掩耳不及盗铃”一般,快速拉下口罩咬一口就赶紧再把口罩拉上,咀嚼完再拉下口罩吃一口。

从佛罗里达到旧金山的这段飞机只有十几名乘客,几乎是一个包机的状态。

空荡荡的机舱内,一反往日航班繁忙的状态

过山车第三步

起伏 — 回家路漫漫

飞机落地旧金山后,戏剧性的一幕发生了。

我们在机场静候了8个小时,终于等到可以去香港国泰航空柜台办理值机,怎知工作人员把我们拦了下来,告知我们:“香港现在不接受转机。”

我们俩两眼瞪两眼,内心瞬间崩溃。人都已经到机场了,因为不能转机,也不知道后面该坐什么航班。

在商量之后,我们决定只能先在旧金山机场酒店停留几天,等买到合适的机票再动身。

好在我们找到了很靠谱的票务公司,那天晚上,我和朋友两个人一夜没合眼一直在和票务交流,并且反复计算航班的飞行时间和中转长度,最后票务很运气地帮我们抢到了两张东航从洛杉矶直飞上海的重金难求的机票。

我们在拿到确认行程单后,当机立断购买从旧金山飞往洛杉矶的机票,在洛杉矶机场酒店停留一晚后,再乘坐3月26日MU586航班踏上了回国的最后一段路程。

在洛杉矶机场值机的时候,和当时在佛罗里达坐美国境内航班的“人烟稀少”截然相反,机场里放眼望去是一片片白花花的“太空人”,几乎都是准备回国的留学生。

大多数人都穿着防护服,戴着护目镜。

我最初也是计划这一段航班全程穿防护服的,后来考虑到我是一个比较好动的人,怕穿着防护服导致体温过高,反而引起不必要的麻烦,我最终选择“裸奔”上机。

上飞机的时候,飞机餐就已经发放在了每一个座椅前的网兜里,然而我不敢在飞机上摘口罩吃东西。

十几个小时的航程中,我只喝了水,还需要在环视一圈周围确保没有人与我同时摘下口罩后立刻行动,猛地灌下一口水。

途中我去过一次洗手间,走到飞机的最后发现后面六七排的座位都是空着的。我猜测是为飞机上发现的疑似病例做的隔离区,但并没有人被分配到这个区域。

洛杉矶国际机场,等待登上回国航班的人们

过山车第四步

平稳 — 感恩“Ta 们”

落地上海之后,有很多机场、医疗工作人员指示我们一步步接受检查,提交申报表,安排入境。

当时机场的指示和调配已经做得非常合理了,通过区域,人员分流井井有条。

经过了一系列的申报和检查,我最终平安地回到了上海的家中。

这次回国可谓是经历了九九八十一难。   

我在5天的时间里,辗转4个机场,换了3次机票才完成了行程,算上我之前尝试买的航班,那段时间我大概计划了20种不同的回国方案,总算有惊无险地回了家。

在每一个方案都有可能出现变动的情况下,我只好自我安慰,还好不是孤军奋战,我还有同行的朋友陪伴。

虽然我的回家旅程不是为了“取得真经”,但是我仍然学到了人生难忘的一课:面对这么多不可控因素,我始终要保持冷静,理性地寻找航班,准备后手才是“真经”。   

一路折腾下来,我始终保持着乐观积极的心态。虽然面对航班取消,我也会慌乱,但是因为我的冷静与执着,支撑我完成了这趟——“最新升级版横跨太平洋过山车”之旅。

在回家的路上,我得到了很多人的帮助,不论是旧金山那位耐心抢票的票务,在机场迎接旅客的医疗工作人员,还是在分流点悉心嘱咐我后续隔离事项的志愿者,都令我非常感动和感谢。

希望这次疫情尽快好转,也祝愿即将回国的留学生们可以顺利平安回到祖国的怀抱。   

我将回国这一路的经历剪辑成一个短片,用自己的方式,记录下这段永生难忘的归家旅途。

作者:April
North Broward Preparatory School
美国 · 佛罗里达州

所有文章
×

还剩一步!

确认邮件已发至你的邮箱。 请点击邮件中的确认链接,完成订阅。

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