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主页

身随我心,选择无悔

· Why ChoiceFree
2010年,我进入留学行业,到今年,已经整整10年,我从一个行业菜鸟转变成一名资深顾问。   乍一想,有点不可思议,我怎么就进入以10开头来计算工龄的阶段了呢?   细细回顾,我又不惊讶了。这10年,工作上:我从文案变成顾问,从基础员工升职为管理者,从顾问发展为培训师;生活上:我从单身走向婚姻,从别人的孩子升级为孩子的妈妈。
10年前,我从医学院毕业,4年的专业学习加1年的全职实习,让我很确定自己不适合在医院工作,因此我毅然选择转行。   我属于那种做了决定就很决绝的人。毕业后,我开始找工作,那时一封医院的简历都没有投,最终,我在几个工作Offer中选择了留学文案。   我非常珍惜这来之不易的工作机会,很认真地学习专业知识,加上自身对文书有不错的理解,所以我很快地上手了文案工作。   作为文案,我们要熟知学生的背景和他的未来规划,所以需要进行多次深入沟通。渐渐地,我就了解了学生的所有经历,这个时候,他们不再只是与我合作的客户,而是一个个鲜活生动的青春故事。   这些故事里包含了父母送孩子出国的依依不舍之情,包含了学生追求梦想、准备申请中孜孜不倦的努力,也包含了学生与梦校失之交臂的失落。   我发现,这些真实而浓烈的感情比拿到Top大学的Offer更加吸引我。   我至今记得,有个女孩B,在校成绩优异,大三那年选择一边去国外当交换生一边准备研究生申请。也许是因为要同时适应新学习环境和备考,B同学考了几次GMAT,成绩都不理想,这让一贯优秀的她难以接受,我一遍一遍地鼓励她,为她调整申请时间和选校方案。
有一天,我和B同学通话讨论如何写文书,B同学突然哭了,她说“这次GMAT还是没有考好,很惭愧,觉得对不起父母”,她从开始小声啜泣到后面嚎啕大哭。   我在电话这头静静地听着她说话,轻轻地安抚她,最后告诉她:“GMAT不是衡量学生实力的唯一指标,也许有人会利用这段时间去准备考试而选择放弃出国交换的机会,但你没有,我们可以把这段经历写在你的补充文书中。还有,你的过往成绩,你的独立性都可以证明你是一个优秀的学生。”   B同学渐渐地止住了哭声,我们决定不再刷GMAT,直接申请,最终她拿到了心仪大学的Offer。   一个申请故事,旁人可能只看到晒Offer的高光时刻,但我知道从准备申请到踏上飞往异国的旅程这整个过程是漫长而曲折的,我既是一个专业的助力者也是一个忠实的陪伴者。   我的用心不仅让自己帮助了他人,也给我带来了升职机会,2012年,我被任命为文案主管。   因为个人经历,我对职业规划特别关注,后来,我还考取了GCDF专业职业规划师证书,这样我可以给我的学生更加专业的职业规划指导意见。(每个遇到我的人都会说,哎呀你学医五年,竟然转行了,太可惜了)。   我经常问自己,我喜欢教育行业吗?我要一直做文案吗?答案是,我喜欢教育行业,希望给学生更多当下选择建议和未来职业规划的指引。   在进入留学行业第三年,我决定转岗做顾问,这对性格内向的我来说是一个巨大的挑战,但我愿意尝试,因为顾问岗位中包含了更多选择和规划建议。   一天中午,我接到一个咨询本科申请的电话,家长的问题看似是如何选择学校和完成申请,实际上她更关注的是目前10年级的儿子适合申请什么专业,应该如何准备,从而实现学生、专业、学校之间的匹配。   我在电话里和家长就专业选择,学校选择,职业发展沟通了一个小时。一周后,这位妈妈带着儿子M同学来和我面谈,我和M同学沟通2个小时,像朋友一样聊天,讨论他的性格,他的爱好,他对未来的期望。   M妈妈很惊讶,因为不爱说话的儿子竟然可以和一个初次见面的顾问聊这么久,很自然地和我们签了升学合同。在接下来的本科规划和申请中,我们密切合作,最终M同学顺利地拿到了一所适合他的理工科大学的ED Offer。
我们并没有因为合同结束就中断了联系,M同学大一转专业,本科的暑假安排,包括是否要读二专,我都给出了建议,我和M同学的缘分延续到了研究生申请。   如今,M同学在知名的常春藤大学读着喜欢的专业,相信:迎接他的将是灿烂的前程!   在择由我担任留学顾问和培训师的工作经历,这让我有机会从学校和职场两个角度观察当代年轻人。   随着留学逐渐低龄化,我接触了一些“小”客户和他们的父母,这些孩子在6-9年级,大多家境优渥,兴趣广泛。   一位6年级学生Y的妈妈来咨询,我请Y妈妈先介绍孩子,Y妈妈说了很多生活中的趣事,末了补上一句“我们家孩子除了学习不太好,其他都挺好的”。我们都笑了。   的确,对于低龄学生来说,若干年后进入什么大学,取决于孩子现在的各项能力和这几年的能力提升状态,因此我把关注点放在了孩子的能力提升上。   作为培训师,我接触了很多职场新人,他们有的来自国外知名大学,有的毕业于国内顶尖学府。   我发现毕业于好学校并不等于他是好员工,有人工作了几个月就换行业了,原因是教育行业的工作不是自己想要的,但是又说不出到底想要什么。   这个状态很危险。在资源和资讯都极度发达的今天,一个人如果想清楚了自己要什么就能很快找到对应的资源和机会,但如果连自己要什么都不知道,那便意味着选择越多,也可能越迷茫。所以我把关注点放在了自我认知上。   9年级学生J是一个开朗,富有爱心的女孩,进入择由服务体系后,我们首先通过自我认知和专业职业规划服务帮她了解自己,同时制定基于能力提升的升学规划方案,这是一个漫长的过程,但我认为从长远的角度来看,一切是值得的。因为教育的本质就是让人成为更好的自己。   不知不觉走过10年,这10年的职业生涯,有5年是在择由度过的,我伴随择由经历创业初期,择由也见证了我走向成熟。
今天的题目是“Why ChoiceFree”,于我而言,我要说的是“Why Not ChoiceFree”, 因为5年前我的选择让我成为了今天的我
所有文章
×

还剩一步!

确认邮件已发至你的邮箱。 请点击邮件中的确认链接,完成订阅。

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