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主页

跳出舒适圈,活得更舒适

· Why ChoiceFree

”所以你到底算是哪里人?”

每次听到别人问我这句话,我都会默默在心里吐槽:“又来了,又要从头说吗……”

我出生于马来西亚吉隆坡,生长于香港、吉隆坡和上海,在北京上大学,紧接着到纽约读研,之后又搬到加州伯克利生活和工作,现在定居于上海。

我在香港上过私立小学、在吉隆坡上过英式国际学校、在上海上过私立初中和美式国际学校、在清华大学读本科、在纽约大学读研。不知是巧合,还是父母故意的磨炼,我一直在全中文和全英文两种生活环境下不停切换。

这些经历对我来说是福也是祸,“福”是我从小就在不断地跳出舒适圈,常常可以在非常短的时间内适应新环境;“祸”是我永远处于迷茫状态,因为不断切换环境、忙于追赶进度,我没有太多机会能够静下来对我的学业、专业、职业道路进行很全面的规划和思考。

报考大学选专业时,我一拍脑袋就选了最擅长的英语。进入大学后,我却逐渐发觉这条路不太适合我。

在国内大学转系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当我联系学校老师咨询转系时,她对我说:“我劝你别有太大的希望,能转系成功的学生少之又少,更何况你是打算从文科转理科。 ”

虽然确实经历了不少困难,我最终还是转系成功,成为了清华大学心理系本科有史以来第一个留学生。

13年雅安地震,我跟着当时的老师前往灾区做心理援助,这段经历带来的收获让我决定在心理学的道路上继续前行。本科毕业后,我选择了去纽约大学应用心理学系读研。

在纽约留学、恋爱、工作和生活的经历成了我最珍贵的回忆。从纽大毕业之后,我进入了一家北美顶尖的人力资源公司担任EAP (员工心理援助)咨询师。在当时公司的一个项目中,我负责为多所美国高校的留学生进行短期心理咨询及危机干预。

学生们面临的问题都是大同小异,但有一位来自中国的学生让我印象深刻,他对我说:“我很痛苦,很无助,我感觉我这辈子在为我父母而活。他们将所有的希望和重心的寄托在我身上,我永远只能按照他们规划好的路走,不能出错,也不能有异议,不然他们会对我很失望。昨天我拿着瓶安眠药,想结束一切,但是想想如果我死了,他们要怎么活?”

虽然他不是第一个被 “情感勒索” 的来访者,但是他话语之间透露出的负罪感和内疚感,让我格外心疼。

有多少父母把“为孩子好”当作借口去要求孩子达到自己的期望?父母总是以“不能输在起跑线上”为理由,帮孩子安排着各式各样的课外班,不顾孩子的学习能力和接受程度,让孩子不堪重负。这真的是出于爱吗,还是只为满足自己的虚荣心?

这个项目的经历让我对留学生心理有了更深的了解,也让我想为这个群体出一份力。

在留学行业中选择了择由,是因为价值观一致。

第一次点进择由的官网时,我就有一种说不上来的好感,后来发现这是因为和其他的网站相比,择由官网没有关不完的弹窗消息来不停轰炸我的视线。基于最初的好感,我想进一步了解这家机构。

择由最吸引我的地方,是将学生当作是一个完整的人。孩子的学业和前途固然重要,但是孩子的身心健康也不能被忽视。这一点,我觉得择由做到了。

投递简历之后,我很快就收到了面试邀请,一轮又一轮的笔试和面试之后,终面环节由择由总经理Holly与我一对一进行。面试过程中,作为教育行业的新人,我没有觉得自己的价值被质疑。我们的对话更多是互相分享着自己在领域中的观点和看法。从谈话的内容中,我真切感受到了Holly对教育、对孩子的付出和热诚。

当然,我们也谈到了心理。她向我分享了一些她经手过的学生的心理和家庭情况,介绍她如何将专业职业规划和教育心理学运用在她的工作中,另外也提及了出版《青少年留学心理启示录》这本书背后的原因。

她的话让我了解到,在留学教育行业中做“精”已经不简单,要同时做到“有温度,大而精”就更是难上加难了,但择由却在坚持去做。

正式加入择由后,在同事和上司的帮助下,我很快就融入了这个温暖的大家庭。

择由人的背景多元,大家来自各行各业,却因为同样的教育情怀走到了一起。正因如此,我们才有能力为每位学生提供独特的、制定化的服务。

在未来的路上,我希望自己能够紧跟Holly老师的脚步,用我的专业背景和经验去帮助学生勇敢地跳出舒适圈,直面困境,以积极的态度迎难而上,在不断突破自我的过程中,成为一个“完整的人”。

所有文章
×

还剩一步!

确认邮件已发至你的邮箱。 请点击邮件中的确认链接,完成订阅。

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