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主页

Why ChoiceFree丨天地之大,用心丈量

· Why ChoiceFree

在美国学习和工作的7年时间,教会了我如何独立面对生活中的困难,如何包容地看待这个社会。而现在,我用这些能力,来辅导我的学生们。

曾经

我一心想当一个酷女孩

高中时不顾班主任和年级组长的反对,我坚持从高二开始在校外做独立的科学实验项目,在保持学业成绩的同时参加了全国性的科技创新大赛,最终拿到了大学保送名额,进了一所教育部直属大学、全国专业排名第一的小众学科。

大学毕业之后,我成功拿到美国大学的Offer,准备继续攻读本专业,从事科研工作。那时候我最不喜欢别人提到女博士时疑惑的眼光,在我看来这不仅是一种性别歧视,更是“学历歧视”。大众眼里的博士只会死读书,而我,就是要做一个既会生活,又能学术的女博士

然而

到了美国之后,生活真的让我“学会”了很多

首先,上课科研两头烧的日子里,我的学业压力非常繁重;其次,初来乍到的我在适应生活方面也需要花费很多时间。

更令我感到崩溃的是,由于我和另外3名中国同学在一门课的作业中没有正确引用学术信息,严厉的老师直接选择了挂科处理。

挂科意味着我的成绩难以继续申请奖学金,没有奖学金,博士学业就无法继续。当时我面临着两个选择,一是更换导师,向系里其他导师求助,但要选择自己不喜欢的研究方向;二是离开本系,转换人生轨道。

那时我经常失眠,晚上把头埋在被子里哭,我不知道如何面对眼前的困境,也不知道如何选择今后的道路,更不知道如何向父母开口告诉他们我的遭遇。

反思

勇敢的内心,可以容纳更广阔的天地

难过的同时,我也开始了自我反思,是不是自己不该一拍脑门就出国读博?是不是我太天真了,应该脚踏实地一些?大学的时候,我是不是应该做更多的职业探索?我一遍遍地问自己,到底我想要过怎样的生活呢?我适合怎样的人生道路呢?

但事已至此,我能做的只有及时止损。我选择离开实验室,转到一个社会科学类的硕士项目就读。

带着各种不甘、无奈,还有和父母的争执,之后的一年,我依旧过得很辛苦,每天除了新学科的学习之外,还要挤出空闲时间海投简历找实习,直到拿到工作Offer的那一刻,我才感到如释重负。

在美国找工作的过程中,我无数次想要放弃,但现在的我很感激当初受过的试炼,是这些挫折让我变得坚强和果断。

工作三年后,出于自我增值的考虑,我又回到了学校,一边做助理研究员,一边念书。这期间,除了完成多篇学术论文,参加各种学术会议之外,我还到世界银行做过志愿者,代表学校到美国国会和参议院代表见面,向他们介绍新泽西州的经济情况。

这些都是当初的我未曾想到的,自信心不断增加的同时,我也发现了自己真正适合的方向。我知道世界很大很大,脚步可以丈量地理距离,而勇敢的内心可以容纳更广阔的天地。

从遭遇人生第一个重大挫折起到现在,我还是经常问自己,我想要什么?能做什么?如何才能达到我的目标?我不是天才,也不是时代精英,但只要积极地去探索人生的未知,踏出舒适区,就能激发出我更大的潜能。虽然人生道路几经变更,我仍旧觉得自己是个酷女孩。我的人生决定,并不是出于他人的眼光和评论,而是出于我对自己的认知与期待。

我的第一份I-20上写着有效期7年,当时的我还开玩笑说,“天哪我要读7年博士吗?”最后兜兜转转,虽然博士没念完,我还是在美国待了7年。

回国

加入择由,帮学生看清他们的能力和方向

回到国内,我带着对新型行业的探索和信心加入了择由教育。面试时,择由的总经理严红老师和我说:“留学是教育行业的奢侈品

这句话深深打动了我,这份“奢侈”,并不是金钱意义上的,而是留学经历给人心灵上的冲击和锻炼,这份价值是“奢侈”的,是弥足珍贵的,是无法用金钱衡量的。

在辅导学生写文书时,我经常问他们,你有没有想过自己这么做的目的是什么?价值是什么?你想要做什么?你能做什么?

不得不承认,这些问题并不好回答,特别是对于还没有踏入社会的学生。但是,作为择由的老师,我不仅要把关学生的文书,更重要的是,我要对他们的人生道路给予帮助。一方面,我曾经在美国的生活经历是很好的经验分享,另一方面,我也希望自己帮助学生看清他们的能力和方向。

有的学生在刚开始跟我接触时,会透露出类似“文书只是辅助工具,申请只是一次性工作”的想法。然而渐渐地,从择由严格的要求和细致的服务中,他们也能感受到我们的工作,不光是帮助申请,而是传达让学生一生受益的思考方式以及做事风格

有时候我也会开玩笑说,每天的工作就像是对学生进行灵魂拷问。然而不经历风雨,又怎么看得见彩虹?当年的我没有仔细思索过这些问题,但幸好留学生活让我学会了去面对这些难题。我希望择由的学生,能够在人生刚刚起步的时候,就在择由团队的指导下,学会思考这些问题,一步一个脚印,用心去丈量自己的未来。

所有文章
×

还剩一步!

确认邮件已发至你的邮箱。 请点击邮件中的确认链接,完成订阅。

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