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主页

疫情让我成为网课达人

· 学子荟系列

眼看着3月24日第一堂网课的日子渐渐接近,在家里宅得昏天黑地的我却还是对网课一筹莫展。

由于美国人在疫情初期的不够重视,导致我所在的大学不得不在春假之前突然停课,并且宣布春假之后的授课全部转到网上。

博士期间,100-200人的大教室授课经验我积累了不少,边教课边做研究的生活早已成为我的常态。然而上网课我可是一点儿经验都没有。比教课方式更要命的,是我所教的课和我惯用的授课方法这学期我教的是计量经济学,这是经济学本科专业核心课程中最难的一门课,没有之一。就这门课,很多老师放着PPT当着学生面讲都讲不明白,放到网课这种缺乏参与感和互动的环境里去讲,效果有多惨是可想而知的。

我的教课风格,又和那种喜欢使用PPT的老师不太一样:粉笔配黑板,讲到哪写到哪,能不用PPT就不用PPT。这种方式的好处在于可以脱离PPT的束缚,根据需要临时增加或者删减内容,调整自己讲课的节奏,当然前提条件是对于课程知识点非常熟悉。然而如果要在家讲网课,我哪来的黑板呢?录视频的话,我怎么调整节奏呢?

一想到我要对着电脑摄像头讲一个多小时PPT,视频另一头的50几名学生说不定早就神游外太空,在召唤师峡谷已经五杀了。想着自己辛勤花费的口水,在学生眼里和视频之前的60秒强制广告差不多,我实在提不起干劲儿来准备网课。系里的其他老师们倒是对网课这件事挺积极。很多人把系里邮箱当成了公共聊天室,纷纷分享自己的创意。

总结下来基本分为两派:一派主张通过学校的教学系统,开着视频实时授课;另一派主张自己先录好讲课视频,然后上传到统一的教学平台,学生们自己回看。学校召集所有授课人员参加在线培训,也没提出来啥新花样。在电脑没有装写字板的情况下,如果要和学生们实时视频授课,那就意味着要用PPT,这是我想尽量避免的。

但要是录视频上传,我一是没黑板,更不用说我的课每次一节课都要一个多小时,这么长的视频,内容就是个发际线感人的男人操着口Chinglish(中式英语)讲数学公式,学生们哪来的耐心看完?

谁知道授课就跟搞科研一样,灵感总是在山重水复之际,给你来个柳暗花明。

我突然想起来自己以前看网上短视频学习的经历。

这些UP主大神们,大都不需要什么黑板,也用不着自己出镜,只需要电脑屏幕、手写板外加一个麦克风,一边手写一边讲解再配合着录屏录音,就可以通过一个个短小精悍的视频,把复杂的知识点讲清楚,在网上获得无数的赞。

我看了眼自己手里捧着的iPad,平时没少在上面写写画画,再加上iPad自带的录屏功能,心想,这次我也可以当一次UP主了。

于是我的第一堂网课就这么成了。

考虑到视频时间长了学生会厌倦,我把80分钟的课分成了20分钟左右的3个小视频,每个小视频是一个知识点。

然而初次录视频还是有些不习惯,在家里一本正经对着空气讲课,我总觉得很尴尬。第一堂课80分钟的视频我在紧张的气氛之中正襟危坐,录了3个多小时,反复多次才录完。到了第三次第四次录制,我终于熟练起来,基本都是一次过。从那之后,室友们就再也没见过正襟危坐对着iPad讲课的我了。

我的学生们估计也想象不到,这些折磨他们大脑的数学公式和理论,是我在家里喝着大麦茶、踢着拖鞋、穿着背心儿裤衩讲解和写出来的。

我在iPad上手写公式录成网课视频

网课讲到现在,经过一个多月的磨练,我觉得越来越轻松了。这种录视频上传的模式,其实给了教师们很大的自由度。虽然上课的时长是规定的,但是录视频的时间可以自定,只需要在平常上课的时间之前把视频上传即可。

同时学生们也因此获得了更多的自由。他们只需要看视频,而且可以按照自己的喜好快进或者重播,一旦有些知识点忘了,还可以随时上网找我课程的视频来看。这样一来,平常上课时候讲得比较难的知识点,可能需要在课堂上花费大量时间重复多遍,现在反而因为网课可以重播的特性,只讲一遍就可以了。

结果,虽然因为疫情有些课时被取消,我今年讲计量经济学的进度反而比去年同一门课要快。

我把录好的视频上传到学校系统中

我采取这样的授课模式开始没多久,就收到了几个学生的感谢邮件。

在邮件里面,他们说原本非常担心这门如此复杂的课,在变成网课之后会直接形如天书难以理解。谁知在我这种授课模式下,反而变得更好懂了。他们尤其感谢我把课程视频分成三小部分,短视频让他们更容易集中注意力,感觉学习效率也提高了。我教课这么久,一般学生都会在期末考试前后联系我,这还是第一次在教课期间就收到学生的感谢邮件。

我没想过被疫情赶鸭子上架教网课的经历,能让我有不错的体验。

也许这次肆虐全球的疫情,真的可以让很多教育机构摆脱对于传统面对面授课形式的路径依赖,开始更认真地思考在线教育的价值吧。

作者:羊宇天
Rutgers University
美国 · 新泽西州

所有文章
×

还剩一步!

确认邮件已发至你的邮箱。 请点击邮件中的确认链接,完成订阅。

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