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turn to site

磨砺教育:希望自己的儿子成为大家的儿子

· ·案例解析与故事分享,学生故事

「富二代」的话题成为目前社会的热门话题,社会更多将「富二代」归之为骄奢的一代,将企业主归之为纵容的一群,以下这段对话,足以颠覆以上的论调。

在一次活动中,我们请来了在美国读军校的Siyu和他的爸爸作为嘉宾,为在场的学生和家长分享了过去4个月孩子成长的历程。以下是我们对话的部分内容:

我:Siyu爸爸,当时为什么想到要送孩子去读美国的军事高中?

Siyu爸爸:在中国,我就想送孩子去军校,我们的家族里很多人在部队工作,还有开国将军。但是,我了解到,中国的高中没有军校,要想上军校,大学的时候才可以考虑。当我看到严老师推荐的学校中有一所军校,我非常开心,就决定要将孩子送到军校去。

Siyu:之所以同意去军校,是我在美国交流期间知道美国军校的学生更容易被美国的名校录取。我希望高中毕业后去哥伦比亚大学读金融专业。

我:Siyu,你在军校第一月的日子是怎么过的?

Siyu:我们学校有六个星期的军事化训练,第一天老师就告诉我们,这可能是我们一生中最辛苦的六个星期。我本来的头发挺长的,第一天就被剪成了近乎光头,时差都没有调过来,只给一分钟洗澡的时间。第二天上午五点半起床,拉出去跑八圈,然后做七八十个俯卧撑,接着是半个小时其它项目的训练,然后再跑两圈。1分钟洗完澡后吃早饭,早饭后整个上午都在训练,下午在宿舍里背校纪校规,校纪校规长达16页,在六周之内一定要背出来,如果背不出来,上课的时候不能背书包,只能拧着书包。吃饭的时候只能象军训的时候那样吃饭,眼睛看着前方,肚皮贴着桌子,舀起一勺食物,放进嘴里,放下勺子,开始咀嚼。

前两周训练是最苦的,因为前两周没开学,除了训练还是训练。六个星期之内不能上网、不能打电话,只能写信。每天不管天晴还是下雨,都要出去跑5英里。有一天,下暴雨,晚上九点钟还把我们拉出去跑步。

我:接下来发生了什么?

Siyu:前六周不准带手机,因为迟来报到的两个中国学生偷带进了一个手机,我们才能躲在房间里给家人打电话。我给爸爸偷打电话,说这个学校不是人呆的,要他赶快找学校让我转学。

Siyu爸爸:情急之下,当时晚上一点多钟给严老师打电话,这样的情况还不止一次,对不起啊,严老师。在这里,我和大家分享一下中国的教育和美国的教育有什么不同。

其实,我们的孩子去美国军校之前,学校已将一个学期的课程和活动安排,包括注意事项全部寄给他了,中国的孩子和家长收到这些文件之后,都没有认真去看,所以孩子一到学校就晕掉了。

前六周,他根本就受不了那个苦,现在他讲话很是轻松了。刚开始的时候,我们晚上都睡不了觉,因为他的白天,是我们的晚上,他偷打电话,好像后面情报局在追着似的,如果被老师抓住,后果是很严重的。他请求转学,我很担心,一是担心他的身心受到伤害,因为他当时讲的比现在更严重,他说美国人侮辱他们,歧视他们。

他们学校有一种特种训练,培养一帮人骂他们,没有做错事,也被骂,很凶地骂,侮辱他们,所以他们受不了。其实,这是一种磨练。所以,我顾不上时间多晚就打电话向严老师求助了。

从那之后,我开始去了解美国的军校,才知道,这是一个顶呱呱的学校,学校下面全是军火库,二战时期的军火库。从这个学校毕业的学生有现任的外国的总统和美国的上将。那个时候我就想,是我的孩子有问题而不是学校有问题。9月底,我决定飞美国,去做他的思想工作,同时准备了转学所需要的资料。

Siyu:爸爸带我去看了波斯顿一家全美排名92名的学校,经过测试,学校同意录取我。因为学校在社区中心,学生一半住校一半走读,学校管理比较宽松,相比之下,军校会更为整洁,最主要是在波斯顿那个学校并一定能升很好的大学,所以,我选择了返回军校。

我:请Siyu爸爸讲述一下转学的过程。

Siyu爸爸:当时我们离开军校的时候,一个台湾裔在学校教中文的老师含着泪依依不舍地和我们道别。她为他感到遗憾,第一,他的成绩很不错,第二,军训期已经过去四周,还有两周就结束了。当时,儿子以为整个学期都是那样受训的,其实不是,军训完毕之后就正常上学了。

波斯顿那个学校是很优秀的一个学校,全美唯一一所有证券交易所的高中,也是接纳中国第一个高中生的学校。得知学校录取他了之后,我说,我们回酒店思考一个晚上,你再做决定,第二天,他告诉我,他决定回军校。回到军校,那个台湾老师非常高兴。Siyu是他们学校第一个出去又回去了的学生。

我:这个学校的转学风波是今天高中留学美国事件中很大的一个事件,他们学校有10多个中国学生集体闹腾转学。这其中,与父母如何看待军校的训练和如何处理整个过程有很大的关系。我认为一个优秀的学生,特别是一个优秀的男人,身后一定有一对坚强、勇敢而坚毅的父母。接着,请Siyu来谈谈几个月下来有什么收获?

Siyu:心理承受能力比去之前强了太多太多。六周的军训结束,16页的校规背诵通过,学校会发一个徽章,徽章上有一根针,针对着你的手掌,十几个人会过来和你握手,握手结束后,满手都是血。针扎进去是拔不出来的,要旋转着才能把它取出来,当时非常痛。六周之后可以自由吃饭,自由洗澡,训练也减少了。不过,早上还是要六点钟起床,吃早饭,之后擦擦鞋和腰带,八点钟上课,三点钟下课,三点到四点是自由时间,四点到五点半是活动时间,五点半到七点半是晚饭和洗澡时间,七点半到九点半是晚自习时间,周六早上要整理寝室,周日要去教堂做祷告。

夏天要扛着枪站一个小时,枪十三磅,一切习惯就好了。我们学校的惩罚制度和其它学校不一样,一般的学校学生做错事会被送回家几天,我们学校学生一周迟到三次,周日会被罚扛着枪在校园里走三个小时,一节课没上罚五个小时,考试作弊罚六十个小时,冬天下雪也是这样被罚。师兄们告诉我们,如果冬天被罚做俯卧撑最惨,雪天里,穿着短裤,在冰地上做完俯卧撑起来手掉一层皮。很多事情都必须忍过去,现在还是有很多人会骂你,你不能顶嘴哦,顶嘴就被罚二十个小时。目前心理、身体承受能力都大大增强,反正挺过来就好了。

图:Siyu被徽章扎过的手掌

我:几个月下来,爸爸觉得儿子有什么变化?

Siyu爸爸:变化非常明显。去年他在美国交换期间其实已经吃了不少苦,当时他去的是北达科他州,那是美国较落后的一个州,他寄宿的家庭是一个种植土豆的农民,吃的早上是土豆片、中午是土豆条,晚上是土豆泥,他要帮着去挖土豆,周日要帮忙去卖土豆,整个农贸市场只有两个摊位。那里人烟稀少、民风淳朴。现在军校三个月的生活,他会讲话了,会表述了,腰也挺了。

从我的内心来讲,男孩要苦养,女孩要贵养,苦一点就苦一点吧,现在他确实够苦的了。昨晚他把帽子上的帽徽拧下来,针对着我,要和我握手,他说,我就是这样被一个一个握过来的,我就感受到他现在的忍耐力超过我了。他现在是我的儿子,但是我很想把他培养成不是我的儿子。为什么这么说呢?一个孩子,如果他能力小的话,他只能孝敬父母,如果我们把他培养成为一个优秀的人才,他可以为社会、为国家做贡献的时候,他就成为别人的儿子,大家的儿子,国家的儿子,我很希望我的儿子成为大家的儿子(掌声)。

我:如果给将要去美国读书的学生送上一句话,Siyu,你会说什么?

Siyu:如果想去享福的话,你就不要去了。

我:爸爸送给在场的家长什么话?

Siyu:作为父亲,其实我是很失败的,我的公司在国外,我一直在外漂泊,和孩子沟通的时间很少。我想给大家讲,现在送小孩最好的礼物就是夫妻恩爱,孩子在不管在哪里,知道父母恩爱,他就安心读书了

另外,父母要真正走进孩子的生活,距离越小越好。以前我想,找到一个好的老师,一个好的学校,一扔,好像我就没事了。就像他去这个军校,刚开始我也没太多关注,我想,这么好的学校,我不用管了,其实不是这样。他现在不和我们在一起,他的思想变化、生活状况,我们更要关注,要真正和他在一起,虽然生活不能在一起,心灵更要在一起,要随时关注他的思想动向,这样孩子才能健康成长。

图:   Siyu和我
图:Siyu(右一)和他的中国同学
图:Siyu的老师和同学
All Posts
×

Almost done…

We just sent you an email. Please click the link in the email to confirm your subscription!

OKSubscriptions powered by Striking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