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主页

做有意义的事情

· Why ChoiceFree

大学毕业后,我拿到了对口五百强企业——州立农业保险公司(State Farm)的Offer,留在了美国加州。每天高强度的工作在短时间内迅速提升了我的时间管理能力,抗压能力和多任务处理能力。

工作虽然顺手,却没有给我带来发自内心的满足感。反倒是那时候一周两次在“公文式”补习班做讲师的兼职经历,让我回味无穷。在教授学生英文和数学的过程中, 我享受帮助每个孩子从“不会”到“会”的成就感,也开始思考不同文化背景下的教育对孩子的影响。

那一刻我才意识到,原来我对教育的热爱并没有终止于本科期间选修的教育和心理学课程,而是在毕业后继续延伸。

所以,回国后我毅然选择了加入留学行业。因为我相信:

  1. 留学是一件有意义的事情;

  2. 做有意义的事情是我选择职业的第一要素。

留学是一件有意义的事情

学生时代的我是个典型的乖乖女:学习成绩优秀,课外奔忙于各种各样的培优班,会因为一场考试的失利痛哭,也会因为老师偶尔的批评自己生闷气。

从小学开始住校的经历并没有给我带来精神上的独立,爸爸妈妈总是给我安排好一切,而我也习惯“享受”他们的安排。

高二的一个星期天下午,爸爸突然和我讨论起出国留学的事情,一切还是被他们安排得妥妥当当。直到高三下学期拿到UCI offer的那一刻,我仍然不知道留学对于我来说意味着什么。

“谁叫你在国内帮我安排好了一切,搞得我现在什么都不会?”

时隔多年,我依然记得自己在长途电话中对父亲的嘶吼。那是我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在父亲面前失控。我把初到美国所有的不适应一股脑地发泄在了父亲身上:太过沉重的课业,对新环境的陌生,语言与文化的冲突……在学校的Aldrich Park哭了整整一个下午后,我终于开始意识到自己的不独立。

意识到问题之后,我决定努力改变自己。我学着用Calendar计划每天的生活与学习,主动去找Advisor 沟通,保持时刻上进。

我把交出去的学费精打细算地用着:参加大量的社团活动,去Writing Center一次又一次地修改论文,参加Career Center的培训活动去强化自己的面试能力……

美国的生活给我带来了很多在国内无法想象的资源。在受益的同时,我也学会了如何合理地利用身边的资源去解决问题,这和我学的经济学原理如出一辙。

做有意义的事情

是我选择职业的第一要素

确定了加入留学行业后,我在回国的第一年选择了一个规模较大的留学机构。在那里,我接受了系统的培训,大量的实战操作让我感受到了随之而来的成就感以及自己对于这个行业更深的热爱。

我一直相信上海是一个充满机遇的地方。所以在搬到上海投递简历的初期,我把眼光投向了所有的留学机构。短短两天内,我面试了5家公司,并陆续收到了所有公司的Offer。最后选择择由,是因为我感受到了她的独特性。

选择一份工作,不仅要看公司的现在,更要关注它未来的价值。

传统意义上的留学机构,价值在于帮助学生提交申请,冲刺名校。近几年来,随着信息的透明化,越来越多的家长和学生熟悉了美国申请的流程,心态也逐渐从“只要把孩子送出国”,“一定要冲刺到名校”,转化到真正花时间去了解美国教育的优势并找到最适合自己孩子的学校。这样的转化,让申请变成了一项更需要提早规划和能力提升的系统工程。

择由让我看到了它的专业与先进:在提升录取结果的同时,更加关注学生的能力提升与心理陪伴。在随后的实战中,我更加坚定了自己对择由的信心。

择由提供系统化、定制化的服务,走进每一个家庭,了解他们背后的故事。当我看到Holly耐心地去引导更多家庭亲子关系的时候,我突然意识到,原来留学机构可以强大到在帮助学生拿到理想offer的同时,也帮助他摆脱生活中其他的困境。

择由注重学生的能力提升,给学生制定阅读规划,提供写作训练营,培养学生申请以外的学术阅读和写作能力。如果当初我在申请出国的时候能碰到择由,在到达美国的前三个月会更加的自信和坦荡吧。

择由看重学生的前期规划,引导学生制定后期的职业规划。当看到Mars用他专业的知识整理出一系列职业规划的干货时,我感叹,原来留学行业竟可以有做人生导师的机会。

教育对于我来说,是我喜爱并觉得有意义的事情。择由教育,我觉得我来对了!

所有文章
×

还剩一步!

确认邮件已发至你的邮箱。 请点击邮件中的确认链接,完成订阅。

好的